丝瓜app下载观看高清频道


十一月二十七日。

蓉店老时光影视基地,《红盔》剧组片场景象堪称恢弘。

为了配合最后一幕的拍摄,蓉城消防支队及地方企业消防队抽调了十七台各色型号的消防车。

红黄两色的警灯,将烟雾缭绕的片场映照出梦幻般的光影。

此前燃烧的所有火点,现在都已经变成了袅袅青烟。就在这一片青烟之中,满脸油污的李世信掐着对讲机,看着监视器镜头缓缓扫过这片整个剧组奋战了近两个月的土地。

直到镜头默默的定格工业区的港头,定格在那墨黑色的海水,李世信才深深的点了点头。

带着一丝怅惘,他站起了身来。

片场周围,所有参加拍摄的工作人员和协作单位,以及过来围观的基地工作人员早已经将目光汇聚宰了他的身上。

“《红盔》第六幕第七场一镜,过!”

压着声音,李世信宣布了一句。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就在这一片寂静之中,李世信抬起头将目光望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美女大学生爱玩娃娃机

“我宣布,《红盔》剧组,正式杀青!”

没有欢呼,也没有庆祝。

随着李世信一声大喝,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一段经历对于所有人无非是难忘的,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剧组的所有人团结在一起拍摄了可能是他们从业生涯之中最艰苦的一场戏。

现在,它终于完成了。

在短暂的脱力式的失神之后,剧组的所有人员都将目光放在了周围的同事身上。

“辛苦了!”

“辛苦!”

“下部戏再见!”

“保重!”

一个个张开的怀抱抱在了一起,在所有的工作人员互相道完珍重后,他们来到了前来协助拍摄的消防队员们身边。

“保重!”

“注意安全!”

“谢谢你们!祝平安!”

看着一个个跑到自己身前鞠躬致意并献上拥抱的剧组人员,蓉店消防中队和前来助阵的荣州支队众人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看到这一幕,李世信对一旁负责记录的场务示意,将镜头投了过去。

“干爹,最后这一场后期不用怎么做,剪辑那面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出成片。真不敢相信,这么快就杀青了。”

听到身后许戈有些怅然的询问,李世信勾起了嘴角。

回身看了看自己这个干儿子,他笑道:“怎么着,还有点没拍够?”

“我够够的了!”

面对李世信的揶揄,许戈撇了撇嘴。从兜里掏了根烟,可是看了看一旁的消防车和消防员们,又默默的塞回了烟盒之中。

“可要说过瘾,是真他妈的过瘾。这辈子拍一部这样的片子,演个这样的硬汉,不亏当一回演员。”

看着一下就仿佛萧条了下去的片场,许戈和他身后的刘昕,巴酒实三小都齐齐的吁了口气。

“可是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拍这样的戏了。”

回想着刚刚拍完的几场戏,所有人脸上都是一阵心悸。

“会短命的。”

……

《红盔》正式杀青,李世信也就没有必要再住在蓉店消防中队了。

中队这边倒是也没有撵人,一个多月相处下来,其实剧组的这些演员倒没给队里添什么麻烦。

除了食堂里面的食材和剩菜总是莫名其妙消失之外,中队这边只是在头十天抽出了人手为演员们进行消防培训占用了一些精力。

可是等剧组真忙起来之后,李世信等人每天几乎比队里这些真正的消防员都要忙。每天造出晚归,基本上看不到身影。

中队宿舍。

看到李世信等人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去,这一段时间一直在片场配合拍摄的余刚,华子和大河几个,以及食堂的师傅们都有点不舍。

“李老师,我来我来,把行李给我。”

“啧,你说你们刚来的时候我还觉得挺麻烦的,可是这一走了吧,我这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呢。”

“那啥,李老师,要是你以后不忙有时间的话,就回来看看……”

“咳咳,李师傅啊。惭愧啊,在消防队做了这么多年的大锅饭,从炊事班到单位食堂,我还第一次碰着喂不饱的。怠慢了啊!这是我们食堂给小小这丫头做的点心,你给孩子带回去,告诉她要是以后路过就过来,管饱是管不了了,管顿饭还是能管的!”

“……”

看着满脸恋恋不舍的众人,李世信淡淡一笑。

也不跟余刚拗劲,将手上的行李递了过去,道:“别弄得跟退伍似的,你们忘了,我就是蓉店的啊!以后不论是工作室的业务还是拍戏。肯定在蓉店呆的时间多着呢,少不了回来叨扰你们,到时候就怕你们任务忙不在队里呢。”

听到李世信这么说,一群人脸上的怅然少多了。

“提前打电话,提前打电话。哈哈……”

拍了拍余刚的肩膀,李世信对众人挥了挥手。

“行了,不墨迹了。我那边还一大堆的事儿呢,这就现在走了啊。”

被众人簇拥着,李世信负着手带着许戈刘昕,以及巴酒实三小大步下了楼梯。

直到走出了大门口,他才止住脚步,看了看身后的众人乐了。

“对了,我在宿舍的柜子里给你们留了点礼物。回去记得分!”

“啊?”

看着李世信坏笑着眨了眨眼睛,余刚等人咧起了嘴。

“啥呀?”

“你们现在回去打开不就知道了?回吧,挺多话说出来肉麻,我都放在礼物里了。”

轰鸭子一样对众人挥了挥手,李世信便反身登上了陈安堂的那台mpv。

临关门的时候,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宿舍楼的二楼方向。

那里,一扇窗户里面亮着灯。

似乎感觉到李世信的目光,窗子的窗帘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在了窗子之前。

看着楼下对望的李世信,那个身影默默的抬起了右手,放在了眉边。

对那道身影点了点头,李世信关上了车门,踢了踢坐在驾驶位上的陈安堂。

“走吧,回家。”

随着一声引擎的轰响,黑色的奔驰商务平缓的向市区行驶而去。

身后,宿舍楼之中。

“哎,赶紧的,看看李老师留下什么了。”

“哇靠!好大一箱子!”

“水果,零食?”

“不是……好像是什么机器。”

李世信此前暂居的宿舍之中,余刚将铁皮柜子里一个大大的箱子捧了出来。

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开来。

看到里面的东西,围成一圈的所有人一愣。

“哈!是我们!”

“是我们嘿!”

在众人兴奋的咋呼中,余刚将箱子里的一张唱片拿了出来。

那是一张黑胶,大大的胶盘正面,喷印着一张照片。

不是别的,正是此前棚改区火灾后的那个清晨,三班的队员们靠着消防车休息的景象。

在照片的下方,四个白色的艺术字尖锐而醒目。

《致·无名之辈》

唱片的下面,是一个黑胶播放机。

现代而不失典雅的立式hifi唱片机的上面,留着一封信。

当着所有人的面,余刚将信打开了。

“亲爱的消防中队战士们你们好……”

时间回到昨晚。

台灯将柔和的灯光泼洒在书桌之上,钢笔游走在信纸上发出阵阵沙响。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估计老夫已经离开了中队。相聚虽短,情谊绵长。作为导演,感谢诸位这一段时间对我和剧组众人的照料和支持。作为一名普通市民,也感谢诸位守护着这个城市,并为此付出良多。

纸短情长,太多的话就不说了。

公司已经决定将《无名之辈》这首单曲作为《红盔》的片尾曲,并同时发行数字版专辑。

为此老夫特地让录音棚制作了这张特辑送给你们,非常冒昧未经各位同意,用了你们的照片作为这首单曲的宣传封面。

虽然消防总局已经授权将这张照片版权送给了公司,但是老夫还是觉得欠你们一个人情。

临走临走,发现这段时间对你们的了解还是太少。

原本想送余班长一个用于求婚的钻戒,送大河一张能最快时间回家得机票,送华子一个带孩子去迪士尼的套票。

可是实在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而且这些东西还具有非常强的时效性。

所以思来想去,就在这里留下一个约定吧。

算是老夫欠你们每个人一个愿望,需要的时候请到蓉店镇李世信工作室(原儿少中心),我将尽我所能帮你们实现。

此致,敬礼。

蓉店镇消防中队三班临时队员李世信。”

宿舍中。

将李世信留下的信看罢,所有人都默默的将目光望向了空着的书桌。

红着眼圈,一个队员咧了咧嘴。

“你们说,我要是跟李老师求个对象,他能帮着安排吗?”

“我觉得他不太可能把小小安排给你。”

“废话,给我我也不敢要啊。我合同制,一个月工资才三千多,哪能扛她那么造?”

一时间,宿舍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多805章:下次一定(求月票!)